登陆福建本土热门论坛
东快网  |  读客网  |  快生活  |  生活新报
东南快报新闻报料114
黄山因形似凤凰曾名“凤山”骡车是这一带的主要交通工具

日期:[2013年6月2日]
版次: B7
-- 福州馆·讲述 --

    布里斯托大学馆藏的20世纪初福州郊区乡间小道,可窥见当时黄山一带福州郊区的模样

    5月29日,即便下午时分福州下了一阵短暂暴雨,为顶着毒日头在地铁站辛勤劳作的工人送去了清凉。但雨后半个小时,我们驱车到黄山、排下、城门地铁站时,依然闷热得不得了。轰隆隆运作的机器,来来往往的沙土车,道路两旁林立的楼房,中间夹杂着低低矮矮的民房,躲在巷子里乘凉的老人们谈论着这一带的变化。

    让老人们只回忆黄山,他们的思绪一定还会飘到排下去,再从排下飘到城门去。可惜和回忆相比,现在少了毒日头下戴着斗笠辛苦务农的农民、少了慢悠悠的,屁股后面还背着粪袋的骡车、还少了泡在池塘里的木排……他们如是说。

    黄山站

    黄山曾名“凤山”因乡人多姓黄又得名“黄山”

    大多福州老地图的测绘,多在上藤路为止,我们找到了一份民国4年的福州老地图。地图中,从万寿桥到下渡街,道路通畅,但顺着路一出下渡街,接着马路的就是泥泞的农田小道,稀稀拉拉的房子零星点缀在田间。黄山附近更是没有什么道路,只有座小山。

    据清《榕城考古略》记载,黄山曾名“凤山”,黄山是从高盖山延伸而来,蜿蜒起伏,犹如展翅的凤凰,因此名为“凤山”。皆因乡人多黄姓,所以凤山又称“黄山”。

    黄山的得名还有另外一种说法。辛亥革命时黄花岗起义生还志士郑烈是这个村子的人,他在《凰山郑氏族谱》中提到,黄山原名“凰山”,后音同,被说成了“黄山”。

    黄山的曾用名到底是“凤山”,还是“凰山”?至今也没有准确的说法,不过山形似凤凰倒是共识。但现在黄山成了驾校,委实也瞧不出“凤凰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和我爸从塔亭出发,到三叉街,然后到黄山,一路上又是过河、又是爬坡的,没正经道路。”今年80多岁的陈依伯在上世纪40年代背着医疗器具跟随父亲到黄山这一带的农村来。旧时交通不便,全程都是步行,早上6点多出发,10点多来到黄山这一带,开始一路问诊,累了就在庙堂里休息,饿了就啃一口背在身上的光饼。

    “从黄山爬过,印象里,再往下走点,能看到几个长石头立起来的石头门,像牌坊。”陈依伯回忆说,山上有一些很气派的坟墓,但是更吸引他的是那些石头门。他的父亲就会在一旁介绍,这是某位状元的功德牌坊,那是某位妇女的贞节牌坊。文革时期,这些都被拆掉了,再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陈依伯的父亲每年春天都会来这一带种牛痘,夏天防疫。春天时,每进一个村子,父亲就扯着嗓子喊,“大家种牛痘了,预防天花,远离麻子脸啊”。村民们就会带着自家的孩子在庙前排起队伍,开始种牛痘。村民们跟父亲很熟,还经常请他们到屋里吃午饭。

    排下站

    泡在池塘里的木排是村民最深刻的记忆

    “我对排下印象最深的就是泡在池塘里的木排。”说着黄山往事,陈依伯总忍不住提到排下。由于这里离闽江口近,村民们盖房子所需要的木头都是从乌龙江运来泡在池塘里。过去排下有个锯木厂,他听当地的居民说,木头泡到外湿内不湿,一面可以防虫害,一面可以防止木材收缩,可直接用来盖房子、做家具用。只是不知地名的由来是否与这有关系。陈依伯说,小时候在这些池塘游泳,父母还会千叮咛万嘱咐,千万别游到这些木排下,很容易发生溺亡。

    抗日战争时期,城门、高盖山一带是重要的进城喉舌之地。陈依伯回忆,当时士兵们都驻扎在高盖山、城门,以及马厂街等地,以防止日军从乌龙江、闽江两路夹击。

    后来高盖山被敌军占领。黄山、排下这一带的村民,只要看到高盖山的火把往下走,就知道日军要进村了,连忙大门紧闭躲起来。在排下生活了60多年的林依伯总会听父母念叨起这些往事。

    林依伯说,在排下公路东侧有个排下山,上面还曾有个建于1958年的“排下烈士陵园”,门柱上楷书一联:“烈士捐身为救国;继承遗志振中华。”里面安葬着陈学仕、陈本秋、林克俊等英烈。林依伯每年清明节都会到这扫墓。“他们发起‘二五减租’运动,与地主豪绅斗争,可让我们农民翻了次身。”林依伯说,减租运动从螺洲推广到高湖、城门、鳌峰、三角埕等乡村,惠及了许多村民。不过现在排下山早已被挖得不成样子,烈士陵园2008年也迁入了三山陵园。

    城门站

    旧时出城经城门到胪雷得坐骡车走乡村小路

    出了福州城,往城门方向走,潘依伯感触颇深。他儿时的记忆有一部分都是在骡车上过的。当时,骡车是那一带的主要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潘依伯的祖父曾担任时任福建省人民政府副省长陈绍宽秘书。上世纪60年代初,他的祖父总会利用星期天的时间带潘依伯到胪雷陈老故居游玩。那时从城里经城门到胪雷,交通很不方便,他和祖父多是乘坐骡车去的。

    潘依伯说,那骡车还有个车厢,是木板钉成的,人坐在车中间,摇摇晃晃,叮叮当当,骡子的屁股上还吊着一个大大的麻袋,是车夫收集骡子的粪便用的,拿回去晒干生火做饭用。一大早出发,就在车夫一下一下抽骡子的吆喝声中,过午至胪雷。一路上都是广袤的农田,到了城门才有点人气。

    后来,福州人力三轮车逐渐替代了骡车。到上世纪70年代,人力三轮车又逐渐被摩托三轮车取代。改革开放后,道路越来越四通八达,出租车依稀出现在郊外马路上,最早的出租车是菲亚特小型车,福州人称为“蟑螂仔(嘎拉仔)”。如今,车流滚滚,交通拥堵,地铁站快速建设。这条旧时郊外的路,已是一路上拥挤的车,俨然是另一番景象了。

    本报记者陈伟/文通讯员陈春强/图

    下期预告

    再往南走,一路经过三角埕、胪雷、福州火车站南站。走遍这些地方,福州地铁站1号线前传故事就要进入尾声。在我们的邮箱里还有很多珍贵的资料没有用上,例如南门兜外的护城河老照片,郊区妇女担的粪桶等等,下一期我们将尽可能全部呈现出来,让读者们一饱眼福。

    如果您还有关于这21个地铁站的故事要分享,赶快拨打东快热线968977,或发邮件到aquascw@163.com告诉我们吧。

来源:东南快报,未经许可禁止转载! 更多精彩内容,请登录东快网(www.dnkb.com.cn)

第B7版:福州馆·讲述  
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
热点新闻
精彩帖子

联系我们 | 关于东快网 | 广告服务 | 团队日志 | 网站地图

合作伙伴: 读客 电子杂志 中国最大的订阅生活新媒体平台

闽ICP备:11010063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 20070801号

2000—2008 Copyright by www.dnkb.com.cn

东快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