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陆福建本土热门论坛
东快网  |  读客网  |  快生活  |  生活新报
东南快报新闻报料114
斗门附近山头曾葬着抗战士兵 旧时要进福州得先过树兜城门
从斗门站到树兜站,这一带的故事有点神秘

日期:[2013年4月21日]
版次: B7
-- 福州馆·讲述 --

    现在的斗门交通繁华,已看不出往昔的模样

    若是在1945年左右的福州,从火车站出来,步行至斗门,一定会看到一个山头,上面有许多无主的坟头;步行至树兜时,一定会发现这里的人生活富足,尤其是到了粮食收获的季节,每个人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;若时光穿梭到1958年,80多岁的包依伯那时还是小伙子,他或许正顶着火辣辣的日头铺路呢……

    这一期就让我们回到60多年前的斗门、树兜,看看正在进行着地铁站建设的它们,曾经是何模样。

    斗门一带曾经有座坟山埋葬着不少抗战时牺牲的士兵

    从斗门公交车站下车,旁边就是斗门一弄、四弄。四周小区林立,在小巷深处才看到几座破败的老宅。市民陈先生是土生土长的斗门村人,由于过去斗门这一带是郊区,陈先生更习惯用“斗门自然村”这个名字来形容斗门。

    为何叫“斗门”?陈先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只知道老人们说起斗门,总会说到村旁的小坟山。

    “小坟山应该是在斗门高架桥底下那个位置。”当时他听老一辈的人说,坟山上都是些无主的坟头,多是抗战时期牺牲的士兵。村民在山脚下劳作,时常会觉得山上阴嗖嗖的。

    “福湾路也有个斗门,离殡仪馆很近,听老福州人说那儿曾经也有座坟山。”对福州文史颇有研究的沈先生联想到一本福建人写的玄幻小说,里面用了许多闽习俗。其中就提到一个装着鬼的“斗”。

    沈先生说,“斗”是一个容器,会不会是那儿的地理位置像容器的口故称为“门”?又因为两处都挨着坟山,“斗”与“鬼”不知是否有所关联?

    “听当地的老人说,上世纪50年代这座坟山就被铲平了。当时从北方来了一群知识分子,在此设置了一个动植物试验场,专门来培育动物或植物的种苗,以促进福州农业、畜牧业的发展。采用放养的形式,里面养了海狸鼠,还有兔子什么的。”沈先生回忆。

    树兜旧时称“木臭兜”那儿曾是个衣兜状的瓮城

    翻开1911年到1945年福州老地图,就会发现,地图上并没有“树兜”,只有“木臭兜”。80多岁的包依伯说,“木臭”是福州方言,读“chou”,有树木的意思。与他交谈时,每每说到树兜,他还是习惯读“木臭兜”。

    沈先生说,在《闽都别记》中有记载,过去这里是瓮城,呈现衣兜状,起到保护福州城的作用。福州人形象地把瓮城所在地叫“兜”。又由于这里树木较多,就被称为“木臭兜”。

    沈先生说,福州有一个俚语“关在瓮城中”,说的是古代城门晨开晚关,有时间限制。城门关后,无重大事不得开门,郊区农民进城卖农产品后,得在瓮城城门关前出城,否则无法出城。由于过去农民买不起计时工具,如钟、鼓等,而在城内又看不到瓮城城门关了没,只能瞎蒙。

    如果瓮城城门关了,但人还在福州城内,可以在客栈投宿。但如果运气不好,走到树兜才发现瓮城城门关了,而福州城城门也关了,农民们就成了“瓮中之鳖”,困在树兜,只得等待第二天城门开启。

    “如果女性留在树兜过夜就很危险了,一不小心就会被守城兵侵犯。”沈先生曾在一本清道光年间的书籍《备略》中看到如此记载,有的妇女很勇敢奋力反抗,告这些士兵,但反被说成是污告。后来就发展成了俚语,用来说明“事情进退两难,任人摆布”。

    8旬老人说五四路树兜段的马路是少时他与同学一点点铺出来的

    “树兜过去有个树兜村啊,那儿可是个鱼米之乡。”对于树兜这个地方的感触,包依伯可想不出这么多典故来,在他的记忆里,树兜带给他的是火辣辣的艳阳下,他与同学们流淌的汗水。

    包依伯回忆说,树兜附近有很多鱼塘和稻田。由于地势比较平缓,土壤也比较好。这里的农作物都种得很好,村民们丰衣足食。在树兜村里还有个七间排的大宅,据说曾是武状元的府邸。他十几岁的时候曾在里面转悠,状元府里有旗杆、马槽,院落很大。念书的时候,他经常会跑到鱼塘里去摸鱼。

    在树兜村的后面就是汤边村,从村子的南侧一条小路走出去,就能走到汤门入城。而从树兜村方向走,则可以走到井楼门入城。

    包依伯说,过去并没有五四路。当时福州的路很少,为了配合火车站建设,50年代末期才全城工农行动起来,铺建马路。当时他在福五中念初二,暑假时学校有200多位同学,被安排负责现在的树兜到华林路十字路口这段马路的铺设。包依伯每天早上五点多从学校出发,带着自家的铁锹、簸箕等工具走到树兜,就沿着农田里的沟壑开始挖土。他们把这些土都运到要铺路的地方,有的人用扁担挑土,有的则排成十几个人的队伍,用簸箕把土传过去。饿了,就把自己带的干粮掏出来,坐在树兜村旁的七排间大宅里啃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还有被学校评为‘筑路勇士’呢。”包依伯翻出印着学校红印章的表彰很是珍惜。他调侃地说,树兜地铁站建设,肯定能挖出来他当时铺的那层土。

    本报记者陈伟/文林良划/图

    下期预告

    细数了斗门、树兜的典故,还听了包依伯少年时筑路的故事。下一期咱们就来重现作为福州三山之一的屏山的风貌,体会一下站在屏山之巅看福州的滋味;再去东街口转转,在闹市中穿梭。记录下屏山地铁站与东街口地铁站的前传故事。

    如果您有故事要说,有典故要分享,不妨拨打东快新闻热线968977,或发邮件到aquascw@163.com邮箱。

来源:东南快报,未经许可禁止转载! 更多精彩内容,请登录东快网(www.dnkb.com.cn)

第B7版:福州馆·讲述  
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
热点新闻
精彩帖子

联系我们 | 关于东快网 | 广告服务 | 团队日志 | 网站地图

合作伙伴: 读客 电子杂志 中国最大的订阅生活新媒体平台

闽ICP备:11010063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 20070801号

2000—2008 Copyright by www.dnkb.com.cn

东快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